随着煤炭产能的严重过剩,同时能源转型不断加速,大同市在2015年成为国内第一个先进技术光伏发电示范基地,由此,第一批“光伏领跑者”计划项目得以开展。2016年,第二批“光伏领跑者”计划相比大同领跑者计划规模更大,光伏技术和类型更多,市场反应也更加热烈。但是由于大批的企业都涌入进来,加之过分竞价,第二批“光伏领跑者”计划项目出现了一定程度上实施的不确定性。

如今,2017年的“光伏领跑者”计划呼之欲出。经过2016年,不仅制造企业、投资企业的热情高涨,各地区申请领跑者基地的情况也十分热烈。而且,在2016年不断爆出低价的过程中,有关于“超级领跑者基地”的言论也时有议论,该怎样促进先进技术发展?领跑的含义是什么?这些都是“光伏领跑者”计划的关键。

2016年,受弃光和限电的影响,国家开始限定普通光伏的规模,而中东部又受限于土地原因项目规模效应不明显,此时领跑者计划8个基地5.5GW的电站项目瞬间变成了大企业的必争之地。整个大同的领跑者计划总体来说是成功的,它给企业极大限度的解决许多问题。对于普通的项目,各地在指标的申请以及有关土地的各种手续、电网接入等都要走一遍,领跑者把这些都集中起来了,提供了极大的便利。而且,如果没有大同的领跑者计划,光伏的技术进步不会那么快,也不会有2016年领跑者项目竞标价格的大幅下降。

领跑者计划的初衷是促进先进光伏技术产品应用和产业升级,光伏技术的领跑自然是极为重要的。但是相比2015年的大同领跑者计划,2016年“光伏领跑者”计划在规模扩大的同时,对于技术先进性的争论尤为激烈。有专家认为,领跑者在于精,而不在于多;2016年领跑者投标的技术是具备领先性的,但是建成的时候技术可能已经不具备什么领先性;所谓领先需要从各方面来探讨,不是效率高就领先,还是要看度电成本,同时还要考虑许多其它因素,比如说谁把光伏技术创新和荒山修复、沉陷区综合治理改善等结合的好。

综合来看,领跑者一定要做成某一方面确实领先的项目,不一定是全面领先,而且不是规模领跑,是要在一定规模的基础上做到某一项的领先。比如说在塌陷地区,要考虑到生态环保效应;而两淮地区的水面光伏,更多的应该是在漂浮技术上取得成绩。
 

返回